.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Ramblings of the Forever-12-Year-Old

Tuesday, August 16, 2005

男人不帥...

先看男生 (藍色) 完 再看女生 (粉紅色),超好笑! XD

==========================================================
男人不帥版

女生回應版

選擇在研究所放榜那天,對她表白。 因為她不只一次的說過:「我喜歡聰明的男生。」 我不了解,女孩對聰明男生的定義是什麼?
我姑且認定它的意思是會讀書的男生。

他那天突然跟我表白,我嚇了一跳。大概是我們在聊天的時候,他老是說自己長的不帥,我只是敷衍他說:「我喜歡聰明的男生。」


我們是怎麼認識的?透過學校的BBS 站。聊過幾次天,知道她有同學讀我們學校,她總是帶著羨慕的口吻說:「能念× 大真好。」

我們是怎麼認識的?透過學校的 BBS 站吧,聊過幾次天,他真的很無趣,也不知道要聊些什麼,老是說自己念X大多有前途,家裡又有錢像是挖金礦的,後來知道我有同學讀他們學校,我總算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終於有別的話題繼續跟他哈拉,「能念X大真好。」


見了面後,她的第一個疑問居然是:「你不會瞧不起私立大學的學生吧?」
面對她的問題,我愣了好一會,才回答她:「不會!」
我發愣是因為我壓根沒想過這個問題。

聊了幾次見了面後,我真的相信網路上真的有那種隔著螢幕就覺得自己像是比爾蓋茲的男人,但是比爾蓋茲雖然不帥,總比他好看一萬倍。 後來我問他:「你不會瞧不起私立大學的學生吧?」 是因為我不想被他認為我是那種念野雞大學的女生遇到念X大的高材生就好像蒼蠅看見大便一樣興奮,而且,拜託,他比大便還醜。


她活潑、大方,比我高一些些,對我來說是個漂亮女生,我們倆的組合應該很像美女與野獸,想到這裡,我忍不住笑了起來。「笑什麼?」她問。「沒有。」「才怪!快說。」「真的沒有。」「哼!才怪。」她的表情很豐富。經常不由自主的吸引我的目光,觀察著她的一頻一笑。

八個月過去,我認識她的大學好友,他認識我的大學好友,每個人都說我們是一對的,可是,我知道不是。 因為她始終與我保持著適當的距離,不言情不談愛,卻每天會跟我連絡,與我分享著她的生活她的喜怒哀樂,漸漸的我被制約了,我變成宿舍裡最愛接電話的人,因為我不想錯過她的任何一通電話。 我喜歡她,可是我從來不敢開口,因為她對我來說太漂亮,我非常沒有把握能追得到她,所以我認真的準備研究所考試,因為她曾說過她喜歡聰明的男生 ?

之前聊天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對我有意思,但是拜託,我就算拜金也不想拜他OK?當當朋友是無所謂,至於當情人甚至未來的伴侶,連窗戶都不必有了。

後 來漸漸熟了,我認識他的大學好友,他認識我的大學好友,大家偶爾一起約出去,大概是因為我是個傻大姊個性的女生,對男生沒有什麼戒心,所以很多他的朋友都 認為我們是一對,拜託,他的朋友眼睛都埋在土裡面嗎?後來我的閨中密友跟我建議不要跟他太靠近,所以也就與他保持適當的距離。還好他那時要準備研究所考 試,我也就槳的輕鬆,「我喜歡聰明的男生」,我還是繼續這樣敷衍他。


研 究所終於放榜了,我想,我應該真的是個聰明的男生,因為台、清、交、成我全上了。我鼓起十二萬分的勇氣對她表白。可是電話另一頭的她居然一直哭,哭著對我 說:「對不起,我沒有辦法。」我喜歡你,可是我沒有辦法愛你。」她邊哭邊說我很心痛,但我還沒有時間整理自己受傷的心情,因為她一直哭,我得要先安撫她。 「沒關係啦,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妳不要傷心。」我說出這樣的話。可是,為什麼呢?受傷的明明是我,我是被拒絕的人,為什麼妳一直哭呢??掛上電話後,我 十分的沮喪,也有著很莫名奇妙的心情,她究竟為什麼要哭的淅瀝澕啦的?我們不是分手的戀人,而是我是被拒絕的人,為什麼妳表現的比我還傷心??

後 來有一天晚上我在看八點檔的時候,他突然打電話來,他說他台、清、交研究所都考上了,我一邊祝福他一遍看著緊湊的劇情也沒注意他在說什麼,突然他對我告 白,「因為我真的是一個聰明的男生」,天啊,為什麼這個八點檔的編劇這個可惡,明明人家正要開始幸福為什麼又安排男主角被車撞死,嗚嗚嗚真可憐,我一邊哭 我邊跟他說,「對不起,我沒有辦法,」嗚嗚嗚真可憐,明明女主角等了好幾年,終於要撥雲見日了,為什麼男主角要死嗚嗚嗚,「我很喜歡你,可是我沒有辦法愛 你。」嗚嗚嗚,好可憐的女主角


經過一些時日後,我才明白,原來女人對於聰明男人的定義是這樣的。會唸書、有成就,還有要長的好看。自己不在意,手帕交們也會施與壓力。原來長相是基本條 款,這是我無法橫越的障礙。

事隔多年,我居然在公司尾牙的餐會上,遇見了當年那個跟她表白,她卻哭成一個淚人兒的女孩。她仍有昔日的美貌,卻失去了當年的 光采與氣質。她抽中了微波爐興高采烈的上台領獎。

過 了好幾年我也就忘了這件事,後來我遇到我的真命天子也就結婚了,外子雖然不是什麼高階主管,生活也就安安分分的過著。一年外子公司尾牙,居然幸運的抽中一 台微波爐,天啊我多想要一台微波爐想很久了,這次居然手氣這麼旺被我抽到,看來等等趕去再簽幾張樂透彩看能不能中頭獎。


我開始想,她是那個部門的? 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她?

我的眼光追隨著她,看到她在業務部小誠的身邊坐下,我才恍然明白,她是小誠的妻。而小誠是我的部屬。

摸彩散場後,小誠帶著她到我面前介紹著:「副理,她是我老婆。」我笑著對她點點頭。我看見她眼裡閃過的那一抹驚訝與尷尬。


我們又在洗手間外巧遇,她等小誠,而我等我的妻。

「你老婆很漂亮。」她說
「因為她喜歡聰明的男人。」我說
「你還記得?真不好意思。」
「聰明的男人,得賺很多錢讓她變得更漂亮。」我笑
我看見她尷尬的笑,並且瞄了地上的微波爐一眼。

她感覺到自己的窘困,在一個當年自己拒絕的男人面前,她為了抽中一台微波爐而喜悅,這一台微波爐大概比不上他老婆的一雙鞋價錢。而她跟小誠卻連一台微波爐都得冀望摸彩。「你老公很帥。」我說。

4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hits
see web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