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Ramblings of the Forever-12-Year-Old

Wednesday, June 15, 2005

人生中什麼是重要的?

Another e-mail sharing from a colleague of mine.... ^^
Kind of long, but worth sharing and thinking about....
==============================

■人生中什麼是重要的?

生活
一起工作多年的單身女同事最近提出辭呈, 我跟她同事應該快二十年了

辭職理由寫著:
一.最近公司搬家後,上下班時間要花上三個小時
二.現在安排的工作跟興趣不合,不是她想投入的
三.年紀逐漸有了,不想這麼勞累

辭呈一路簽上去...結果大老闆親自來看她
大老闆也是六十好幾了,說:
[照顧老員工是我的責任,
你提到的工作的問題我會請XX副總經理安排,
至於第一與第三項問題也好解決...]

雖然大老闆談起公事時是出名的兇,
但是我們都知道大老闆的內心其實是蠻照顧員工的

她事後跟我閒聊時說:
[我覺得老闆們並不能體會我的心情...好像第一及第三項不是甚麼大問題....]
她說:[人家說 earn to live(賺錢過生活)
但是我有必要賺的這麼辛苦嗎?
賺錢只是為了生活,生活才是目的
其實以前我不會有這種想法,
是幾年前一次生病差點走了後,想法才改變了]

有的人可能不能體會她的想法,但是我卻能感受到....
我個人也是在經歷大半人生,遭逢悲歡離合,
見過生老病死等種種後才猛然覺醒....

在我國的傳統觀念教化下,生活是蠻辛苦的,
我期待我的後代別走這條錯誤的路.

剛才在別的網站看到一篇文章,心有戚戚焉...節錄在此

[留法小小感]
這星期,語言課的主題是「Travail」(工作),
文章主要是探討法國目前工作的現況。
不過因為星期五就要開始接連兩個禮拜的耶誕假期,
大家上起課來都心不在焉的。

忽然,導師話鋒一轉,問我們班上大約二十來個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
「在人生中,你們覺得什麼是重要的?」
同學們興致一來,紛紛說出一堆正經與不正經的答案。
家人和朋友是一開始就被提出的。

一個邊笑邊說的男同學舉手,巧克力和電腦是他認為生命中最不能缺少的;
一個韓國妹提名「夢想」;而我說「自由」。

以下是當天提出的名單,並沒有重要性之分,
單純按照提出的順序。
「家人,朋友,男(女)朋友,電腦,巧克力,自由,孩子,和平,
學習,工作,旅遊,成功\,時間,快樂,睡覺,飲食,動物,
音樂,個人獨特性,笑容,健康,文化,傷心,分享,夢想」。

接著導師建議
「那我們來投票,選出222這班同學認為最重要的三件事情,一人一票」。
答案揭曉,排名分別是,家人,朋友,健康。
「原來,工作一點也不重要,難怪你們上課上的心不在焉」
導師笑著對我們說。

沒想到這句話引起同學熱烈討論。
大家開始紛紛發表自己對工作的看法。
金髮瑞典妹說,工作只是為了賺錢提供生活的方法,
在他認知中,工作大概排名第七或第八吧。
另一個曾在園區工作的台灣女生則提出不同意見書,
她認為,不完全如此,因為她可以在工作中找到很多快樂。
哥倫比亞妹反駁,可是還有更多可以尋找快樂的方法,
如果只有工作那多無趣。
於是大家喋喋不休一直到下課為止。

下課後,我一直在想這件事情。
記得剛來法國的時候,一次和瑞典同學與美國同學一起吃飯。
他們都只讀到這個學期結束,接下來他們要一起去巴黎工作。
我問他們,你們想要找什麼工作呢?
瑞典妹一派不在乎的說,餐\廳或服裝店吧,
運氣好一點的話,試試看能不能找到旅行社的工作,
因為他們都精通至少三種語言。
美國女生接著說,對呀,工作只是為了生活而已。

想想看,當人家問你住在哪裡的時候,
我可以說我住在巴黎,這有多酷呀。

他們兩個都很年輕,大學都還沒畢業。
但都選擇在大學念到一半的時候,來到法國開始另外的生活。
對他們來說,這樣是很正常的。

雖然我並不能理解住在巴黎有什麼酷的地方,
當時心理也老犯嘀咕,這樣的工作能作一輩子嗎。
但是我能了解,他們所想的是,人生有太多事情要追尋,
學歷,工作只是為了輔助這個人生,不是全部。

另一次在上寫作課的時候,主題也是談到工作。
老師提到,法國法定最低給薪休假為五個星期。
語畢,在場所有亞洲學生全部面露不可思議的表情。
尤其像我們這種已經工作過,又重回學校的學生,更是覺得難以想像。

我問老師,五個禮拜包含國定假日嗎?
老師回答,當然不包括。
這五個禮拜,是除了所有星期六日休假,國定假日之外,另外的給薪假。
而且這是法定最低標準,很多人的假期是高於這個標準的。
這下我們真的傻眼了。
法國的假日出名的多。
這樣,他們一年工作到底有幾天呢?

老師看出我們的疑惑。
「如果沒有這些假期,哪裡有時間去旅遊或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呢?」。
接著又反問「那在你們的國家,法定的給薪假有幾天?」
我和那個園區工作的女生,小聲的說「七天」。
然後不敢抬頭看老師驚訝的表情。

一個月前,Angers這裡舉辦了一個藝術活動。

這個活動很有趣,是讓公眾參觀Angers當地藝術家的工作室或者家裡。
除了欣賞他們的作品,工作的狀況,也可以和藝術家聊天。

這個活動只有兩天,在這兩天的時間,
隨時都可以去地圖上標示出來的十六個地方參觀。
於是我和另一個也很喜歡藝術的女同學相約在第二天前往。
因為時間有限,又沒有交通工具,只能倚靠步行,
所以並沒有全部拜訪完畢。

但是我們看到了攝影,油畫,版畫,雕塑和水彩。
也由於我們去的時間很早,參觀的人比較少,
因此都可以和藝術家們盡情的聊天。
雖然走路走的很累,但是我和朋友都覺得心裡非常滿足,也很開心。

晚上吃飯時,我們仍興奮的討論今天看到聽到的事情。
忽然間,朋友提出一個疑問。
「他們幾乎白天都有其他的工作耶。
而且他們每個人都會很多樣的事物,
法國人是不是都具有很多種的身分呢」。

想想,好像真的是這樣。
例如我們第一個去拜訪的攝影家,
他白天是小學美術老師,
其他時間,分別是攝影師,素描畫家和古典吉他演奏者。

再想到我們的導師,
白天是學校的教授,
其他時間分別是某個慈善協會的成員,
同時也在研究日本與法國的文化。
而她的未婚夫,同樣是我們另一堂課的教授,
則同時拍攝電影,攝影,還有繪畫。

至於我法國家庭的爸媽,
也分別具有多重身分,即便是在他們都退休之後。

這讓我想到,之前在台北當上班族時,
我的生活,除了白天的工作外,還有什麼?

我一直覺得我是個熱愛工作的人,
也很希望自己能在工作上有所成就。
連這次到法國唸書,最初的想法,
也是希望念一個可以對將來工作有幫助的學位。
只是,那時當我也許\懷著淺意識的津津自喜和朋友抱怨,
最近工作好忙,每天回家都累的半死的時候,
我還有什麼其他的生活?

這樣的反省,讓我打了個寒顫。

在台北,所謂懂著生活的人,
也許\是知道幾家別人叫不出名號的好餐\廳;
也許\是會定期上國家音樂廳聽音樂會;
也許\是會在家裡點著精油薰香,然後喝著藥草茶;
也許\是當人家說起什麼時尚玩意,也能夠隨意接口。

但是,這只是生活的模式。
基本上,只要照表操課,沒有人做不到的。

那生活的實質呢?

當我們一天工作至少十個小時以上,
下班後腦筋還繞著工作進度和辦公室紛擾,
連空閒時閱\讀的書籍,都和工作或者至少精進自己以有利於工作有關。
身為「自己」這個人,我們還有什麼?

當然這並不是說,把工作當成一種應盡的社會義務,
和討生活的方法就是比較好的態度。
也不是說法國人動不動就罷工,或者遊行,
來爭取更好的工作環境就是有道理的。
更不是說,每個人都一定要把自己搞的像綜藝團成員一樣,
十八班武藝樣樣精通。

只是,我們的年輕如此短暫,我們的生命如此短暫。
即便不能活的如傳說般懾人,也不能活的如流星般璀璨,
我們是否能夠在「自己」這個符號當中,多增添一些元素,
不要讓這個沒有預設答案的申論題,變成全有或全無的是非題?

我真誠的這樣期待,也希望我將來不會忘記這樣的體會。


■僅將此文,獻給為選擇工作所苦的人。

我相信,將來倫敦的朋友有機會再回到台灣與你相遇時,
不會希望看到一個被工作壓榨到只剩下空洞靈魂的人。
他想念的,是那個在柬埔寨啤的酒吧與他大聲開心討論流浪的你;
而我想念的,則是那個從來不曾忘記夢想,
在湛藍希臘天空映襯下的渡輪,面對整片海洋無言,
但我卻清楚看到那雙眼中對自由嚮往的你。


1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hits
see web stats